BTGD包头广播电视台

首页 > 综合广播 > 记者观察 > 正文

“熊猫血”志愿者,用热血守望生命

 包头综合记者记者赵敏报道:

RH阴性血型是非常稀有的血型,亚洲人群众的比例仅为千分之三,因为极其罕见,又被称成为“熊猫血”。

陈媛和陈娜是一对双胞胎姐妹,今年六月份,妹妹陈娜在做备孕检查中被检测出是RH阴性AB型血,姐妹两决定要做献血志愿者。

陈媛:上网搜才知道这个血型特别少。可能有的时候有的人需要帮助,就需要我们献血。我觉得能加入志愿者这个队伍来,对我来说也是挺有意义的。这也是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

苏军伟、苏军杰兄弟也是稀有血型献血志愿者。加入这个志愿者队伍,源于哥哥苏军伟此前在北京工作时的一次手术急救。

苏军伟:在2000年的时候有一个特殊事件肌腱被拉断了。这个血型特别稀少,手术也做了三四个小时,在我最需要的时候,别人帮助了我。当时就一个想法,等我健康了之后。帮助更多的人。

2003年来到包头之后,苏军伟很快就找到了包头市中心血站,主动要求加入稀有血型志愿者队伍。从那一天开始,只要电话铃声响起,有稀有血型病人亟需输血,苏军伟就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,赶往血站。

不仅自己积极献血助人,苏军伟还一次次的劝说弟弟,尽早验血检测,也来做一名稀有血型献血志愿者。

苏军伟:我跟他说的就是稀有血型特别少,咱们能帮助一个就帮助一个。

苏军杰:我哥一直让我去验血,那个时候因为老跑嘛,就是来回外地本地的跑,没时间,后来有一年。去验了一次血,就一直开始献。能帮助别人,尽量帮助别人。

和其他的志愿者队伍不同,在稀有血型的献血志愿者队伍中,经常出现和苏军伟、苏军杰一样的兄弟、姐妹、甚至是父子。因为,相比于其他的献血志愿者,他们更清楚,自己奉献的血液对于生命的意义。

稀有血型志愿者队伍中的老队员王科,最近正在劝说自己刚参加工作的儿子,少喝酒、少上网熬夜,如果条件允许,也做一名献血志愿者。

2000年的一次包钢职工义务献血活动中,王科了解到自己的血型是RH阴性血,没有丝毫犹豫,他立刻加入了稀有血型志愿者的队伍。

作为血站工作人员,赵国栋已经在无偿献血科工作了20余年。他看到了身边的稀有血型献血志愿者队伍一点点壮大。

记得那是在1998年,当时本地还没有稀有血型志愿者队伍。一次,一名稀有血型年轻人在户外运动时突发意外,需要立即开胸手术,情急之下,血站工作人员只有临时招募献血者。

赵国栋:我们库里有400毫升血,但是医生说需要2000毫升,就意味着这个人身体一半的血。我说这一段儿先给你供着,供着的同时我正在招募。城市里面找了三个,土右旗那边有个专门派车去接的。这2000毫升就供上了。他活下来了。

经历这次事件,血站的工作人员更加意识到,组建稀有血型献血志愿者队伍的重要性。很多工作也在全面推进:大学新生入学筛查、团体献血资料储备、街头献血小屋献血者筛查等等,这些工作不仅让稀有血型市民了解了相关知识,也让更多的人积极踊跃的加入到献血志愿者队伍中。

每当遇到有稀有血型病人需要急救,医院需要血源,只要有一个电话,志愿者们就会从城市的四面八方、从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来到血站,志愿献血。

截至目前,包头共有稀有血型献血志愿者200余人,他们用自己的一片爱心、一腔热情,为全市Rh阴性血型人员的急救和医疗临床用血提供了保障。

赵国栋:虽然每年在不断增加,但是也每年有不断在被淘汰的人群,年龄大的、生病的。这也是一个长期的,系统性的工程。希望大家,我是稀有血型。在我身体健康允许的情况下,我也来奉献。

志愿者:对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血站的那个海报。有一双手捧着一颗心,从一个需要血的人来说,你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。从一个献血的人来说,你也不知道这个血给了谁?但是大家,中国传统文化的这种血浓于水的情谊。促使我们这种志愿者的精神传承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